市场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市场 >

美军F-35战机制造和试验存在“误估” 生产必须放缓

发布日期:2022-05-13 23:34   来源:未知   阅读:

  F-35(JSF)项目主任David Venlet宣布,疲劳试验和分析正在不断发现JSF飞机的机体中存在许多潜在缺陷和“危险区域”(hot spots),因此,F-35在未来几年中应进一步放慢生产速度。

  David Venlet 中将在五角大楼附近他的办公室接见记者时说,“在过去的12个月左右时间内,对F-35项目分析发现的危险区域越来越多,其所带来的改动量和成本令人吃惊。“虽然大部分是小问题,但当你把飞机买回来,把这些缺陷集中在一起打包,再察看它们在飞机上的位置,以及它们能发展到什么程度,这时为时已晚,代价太大。我认为明智的做法是调整生产速度,适当放缓一段时间,直到我们把这些年的经验教训充分吸收,并掌握了大部分已知问题的解决办法,能够更好地管理改动活动,以便使我们处于一个对加速生产更有利的位置。”

  JSF项目的主承包商洛马公司一直在致力于增加生产速度,他们认为其生产线已经就绪,并且其已经减少了生产线上的问题,可以加速生产。提高生产速度自然会促进经济规模,并帮助降低颇具政治敏感性的飞机单价。但Venlet说,“放慢生产将有助于降低那些在试验完成前已生产出来的飞机更换零部件的成本。”尽管疲劳试验才刚刚开始,加上细化的分析,已经发现已造好的飞机上有不少零部件需要重新设计和更换,这些更改可能使每架飞机的成本增加300万至500万美元。洛马公司正在制造的三种型别的F-35飞机在最近的初始小批量生产(LRIP)第4批的平均价格为1.11亿美元左右。

  Venlet说,“飞机所需的更改虽然不影响飞机的安全或飞机完成任务的能力,这些缺陷在战斗机界并不罕见,是正常的问题,但这些更改对于确保飞机的结构件能持续8000小时规定的服役寿命是必需的”。

  Venlet没有透露他希望生产速度放缓多少。早些时候的计划要求五角大楼在2011财年订购42架,但后来减到35架,最近又减到30架。以前的计划将发生改变,到2012财年订单提高到32架,2013财年升到42架,2014财年升到62架,2015年到81架,2016财年提高到108架,在基本的疲劳试验和飞行试验完成后,订单会升到200多架。Venlet 的评论强调了政府与洛马公司之间就第5批次合同谈判中的一个关键问题。在前四个LRIP批次中,政府为设计更改和改型埋单。然而,五角大楼的最高采办长官弗兰克·肯德尔在今年8月发布的备忘录要求洛马公司在LRIP第5批为设计更改和改型承担合理的份额。洛马公司上个月抱怨政府在谈判LRIP5批次的价格和条款时拒绝为该公司事先为LRIP5批次飞机购买零部件提供补偿。Venlet指出,“在谈判LRIP4合同时,我们考虑了为同时发生的更改支付一定数量的资源,但我们发现随着更多试验的完成,同时发生的更改费用正在增长,这正是放慢生产速度而非试验速度的原因之一。放慢试验工作可能会对项目造成很大损害,试验工作必须尽快地开展。”

  Venlet还把矛头对准JSF业务模型的一个基本假设:“并行”。JSF项目最初是按照一种高的并行速率设计的,即在完成地面试验和飞行试验的同时制造生产型飞机,该假设的前提是存在较少的更改,然而实际情况证明该机必需做的更改比最初估计的要多得多。Venlet说:“从根本上讲那是“误估”。人们更愿意拿到崭新战机的钥匙,并将这些能够满足所有能力和整个服役寿命要求的飞机交给部队。而我们现在所做的是,拿到崭新战机的钥匙,交给部队并说:“在一年后将飞机交回来,我得送到大修基地几个月进行结构改进,因为如果不这样做,就不能保证在未来几年(2年、3年、4年、5年)可以正常使用它。这就是“并行”给我们带来的结果。”但他补充道,“我有义务设法帮助该项目顺利渡过此并行过程”。

  F-35的飞行试验,尽管最近进展非常顺利,但仅仅完成了18%的工作量。截止11月29日,该项目的飞行试验达到1364小时,虽然中间有2次中断过几周时间用于改进飞行中发现的问题,但其中有896小时飞行试验是在过去10个月内完成的。根据JSF项目违背纳恩·迈克柯迪法案规定的费用极限后确立的一个新的项目基线小时飞行试验。Venlet说,“这确实是很大的数字,但如果发现更多问题,这个数字还将增加。”

  疲劳试验才刚开始。常规起降型飞机(F-35A)的疲劳试验大约完成了20%,舰载型(F-35C)尚未开始。短距起降型飞机(F-35B)的疲劳试验在去年进行到6%时,在机翼的一个大型隔框上发现一条裂纹,要求重新设计该零件,随后试验被暂停,目前疲劳试验尚未恢复。此隔框裂纹是在F-35B中发现的5个要求工程更改的问题之一,也是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去年1月下令考察该项目,并声称如果在两年内解决不了此问题就取消此型别的原因之一。Venlet重复了早期的声明说,他确信为解决该问题所需的更改已经到位,尽管他希望等到今年冬天最终试验完成后,再宣布该项目脱离考察期。

  Venlet解释说,“在去年发现了B型飞机上的隔框裂纹后,我们经过进一步分析发现飞机上还存在其他问题区域,可能在不到8000小时服役寿命就会失效。我们称其为 分析出的低寿命问题区域 ,也就是说,工程分析指示这些问题区域将在问题零部件完成8000小时飞行之前断裂 。”Venlet最后说,“我的问题不是要不要F-35,我的问题是要多少以及多快? 我对该飞机最终的库存量没有疑问,我是对加速生产该机的步伐有疑问,我们能承受得了吗?(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张宝珍)